茂名网首页 新闻 问政 论坛 专题 区域 视频 财经 旅游 宜居 汽车 生活 人文 教育 影像
首页 新闻 国际新闻

南昌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南昌做近视眼手术有危险吗,南昌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副作用

2017-12-12 21:56:05 来源: 南方网 作者: 王建刚

南昌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

明成祖朱棣

  头脑清醒 立场坚定 尊礼守法 善于与皇帝处好关系……

  继周朝、西汉、西晋之后,明朝是中国古代第四个实行宗藩制 度 的 王朝。朱元璋思量再三施行的这个封建制,在前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。但随着宗藩势力的壮大,其弊端日益凸显,不仅导致了靖难之役,而且在整个明朝,宗藩作乱不断发生,导致不少宗藩被废。地处西南的蜀王,却是整个明朝51个宗藩中,极少与明朝共始终、独善其身的宗藩之一。这与历代蜀王,尤其是第一任蜀王朱椿头脑清醒、立场坚定、尊礼守法、善于与皇帝处好关系密切相关。

  朱椿是朱元璋26个儿子中,唯一 一个历侍三朝而安然无恙、荣誉满身的藩王。在波谲云诡、危机四伏的明太祖、建文帝、明成祖三朝中,宗藩们稍不注意,就会 惹 火 上身。而朱椿和他的后世12位蜀王,采取了“无与兴废之谋,超然评论之外”的态度,在各种冲突中,经受住了来自各方的考验和冲击,不但没有受到皇帝的猜忌、责难,反而不断提升形象,成为皇帝们交口称赞的“贤王”标本。

  明朝宗藩制度的不断演变

  朱元璋实行的宗藩制度,清朝学者总结为“分封而不锡土,列爵而不临民,食禄而不治事”。其实,最初不是这样的。

  朱元璋设置宗藩制度的初衷,是让受封为王的儿子们能够“外卫边陲,内资夹辅”。明朝初立,藩王们“外卫边陲”的功能发挥得非常好,这让朱元璋非常满意。但取得如此效应的前提是,他对藩王们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等权力授予得很多、很高。

  政治上,朱元璋构建了8个等级的爵位,保证所有宗藩子孙都有爵位,而且有才能的子孙,可以授予官职,还能把官做大。藩王有权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选用王府官员,并对这些官员有生杀权力。朝廷使者见藩王要四拜礼,地方官员每月朔望日要去王府“打卡签到”。

  军事上,设置藩王护卫指挥使司,每个王府设三护卫,少的护卫3000人,多的达19000人左右。这个武装力量是比较大的。

  经济上,朱元璋对藩王、郡王的“年薪”即禄米、田地有详细而繁琐的规定,非常优厚。还不时进行赏赐,把江南一带的鱼米赐给儿孙们。

  随着藩王们陆续住进所封之地,针对出现的一些实际情况,朱元璋又进行了调整。

  王府官员改由朝廷任免,只管王府事务,不得干涉地方事务;扩大藩王的军事权力,有统帅和指挥军队的权力,可带兵打仗;削减藩王和郡王的年薪等。同时,加强对子孙们的教育,“在朝廷必讲君臣之礼”,不能乱来。

  建文帝即位后,担心叔叔们的权势过盛,谋臣齐泰、黄子澄也以西汉平定七国之乱的历史为教训,建议建文帝削减藩王权利、裁撤不法藩府。结果不但没有收到好效果,反而激起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。

  朱棣上位后,担心其他藩王效仿自己,也推行削藩。不过,朱棣不像建文帝那样急功近利、手段强硬,而是采取怀柔措施,逐步推行,比如削减护卫、取消军事权等。

  后世的皇帝们,也一点一点地改变朱元璋当初制定的宗藩制度,对藩王的约束越来越多,越来越严格。汉王朱高煦造反被平息后,明宣宗朱瞻基禁止宗藩参加科举考试做官。

  此后,宗藩又不准出城,即使要春游也要事先打报告批准。不准从事四民(士农工商)之业,不准藩王之间见面,不准藩王与朝廷、地方官员往来等。

  这从在日本发现的世界孤品蜀王文集中可以得到应证。在蜀王文集中,朱椿的《献园睿制集》第四卷,收集了朱椿与各藩王府和私人府第之间往来的书信。而在后世其他蜀王的文集中,没有这一部分的内容。这说明,朱椿之后的蜀王,基本上断绝了与其他藩王的书信往来。

  朱元璋规定的藩王每年都要进京朝觐皇帝,到明宣宗后,藩王没有接到皇帝邀请,都不准擅自进京,各人在你那沓沓里窝起,不要乱跑。藩王们除了经济上领取年薪外,没有其他权利了。

 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形势,朱椿及他的子孙们,又是如何一一应对并平安度过的呢?

  朱椿受到明太祖的青睐

  朱椿是朱元璋与郭惠妃生的儿子,排在朱元璋儿子们的第十一位。

  郭惠妃是郭子兴的女儿。郭子兴是元末群雄之一,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,是让朱元璋崛起的“贵人”。至正12年(1352),郭子兴集结数千人攻取濠州,任用朱元璋为十夫长。此后,朱元璋因累积战功而受到郭子兴重用。至正 15 年(1355),郭子兴病逝,他的军队大都为朱元璋所用。

  朱元璋与郭惠妃的感情应该是不错的。在朱元璋有名有姓的22个后宫夫人中,除马皇后给朱元璋生了5个儿子(朱标、朱樉、朱棡、朱棣、朱橚)两个女儿(宁国公主、安庆公主)外,就数郭惠妃生得多了:3个儿子(朱椿、朱桂、朱橞)两个女儿(永嘉公主、汝阳公主)。

  作为朱元璋与郭惠妃所生子女中的老大,朱椿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,诗书气息比较浓厚,行为举止优雅得当。史书说他“孝友慈祥,博综典籍,容止都雅”,这是出身草莽的朱元璋所没有的气质,一看就是一个好少年。

  所以,朱元璋应该是很喜欢这个儿子的。即使在现在,这样一个好儿郎,谁见了不喜欢呢?

  朱椿受封到成都后,更是确立了“以诗书礼乐化一方”的战略,使得朱元璋称赞他是“蜀秀才”。这可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外号,在民间,秀才就是读书人、知识分子的形象标杆。

  洪武22年(1389),蜀王府修建好了,朱椿启程前往成都。朱元璋专门叫户部运钞30万锭到蜀王府,并赏赐朱椿的随从军士1840人12700多锭钞。

  此外,据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陈世松考证,朱椿的护卫军有三卫,军士总数为14700人。这在当时的藩王中,护卫数目算是很多的了。

  朱椿的岳父是明朝开国将领蓝玉。蓝玉案发后,蓝玉被“剥皮实草”,抄家、诛灭三族,并株连自公侯伯以至文武官员,被杀的大约15000人。朱椿不但没有受到株连,反而把蓝玉的皮收藏了起来。

  朱元璋在调整宗藩政策时,对朱椿的影响并不大,甚至几乎没有。所以,在朱元璋时代,朱椿与朱元璋的关系是比较融洽的。

  交好建文帝,削藩不受影响

  朱元璋驾崩后,继任的建文帝朱允炆年轻气盛,任用书生气十足的齐泰、黄子澄等人,大张旗鼓开始削藩。

  建文帝对齐王、周王、楚王、湘王、代王等动手,就没有对朱椿动手。有学者分析认为,原因可能在于朱椿没有军权。其实,还有一点应该提到,建文帝与朱椿关系很好。

  朱椿出生于洪武4年(1371),建文帝出生于洪武10年(1377),两人相差6岁。朱椿在洪武18年(1385)前往凤阳前,是住在皇宫里的,他应该与建文帝有交往。童年的真挚情谊,一般会在成年后延续下去。更何况朱椿为人温文尔雅,“表里惟一”,大家有目共睹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朱椿和建文帝还有另一段由姻亲连接的亲戚关系。建文帝老爸朱标的太子妃常氏,是明朝开国将领常遇春的女儿;常氏的生母是蓝玉的姐姐,蓝玉是朱椿的岳父。关系虽然有点绕,但有亲戚关系是事实。

  朱椿的同母弟弟、代王朱桂性情暴躁,“纵戮取财,国人甚苦,告者数矣。”建文帝即位后,剥夺朱桂的爵位,贬为庶人,把他送到朱椿那里,希望朱椿“以德化之”。

  从这一点来说,建文帝对朱椿这个叔叔是很尊重的。看在朱椿的面子上,没有进一步追究朱桂的罪行,而是送给朱椿,让朱椿教化他。从另一个角度证实,当时朱椿的“德”是得到天下人公认的。

  在朱椿和建文帝之间,还有一个关键的中间人方孝孺。方孝孺曾应朱椿邀请,以蜀世子老师身份到成都讲学。在成都期间,朱椿对方孝孺非常尊重,方孝孺对朱椿也很敬佩。

  后来建文帝召方孝孺进京为官,成为得力干将。方孝孺在建文帝面前,少不了会给朱椿说好话。把朱桂送给朱椿教化,就是方孝孺出的主意。

  靖难之役中,朱棣在南京城外驻扎,“诸王来见。”朱棣攻破南京,诸王分别守卫各个城门。这里的“诸王”,其中是否有朱椿?《太宗实录》里没有详细记载“诸王”究竟有哪些藩王。

  从种种迹象来看,“诸王”中没有朱椿。朱椿当时应该采取了超然世外的态度,既不支持建文帝,也不反对朱棣。也许正是因为朱椿这种中立的态度,使得朱棣夺得天下后,对朱椿比较客气。

  结好明成祖,揭发谷王阴谋

  朱棣称帝后,朱椿及时前往京城觐见朱棣,表明心迹,受到朱棣的热烈欢迎。

  朱椿辞别朱棣回成都时,朱棣称赞朱椿“天性仁孝,聪明博学,声闻昭著,军民怀服”。与朱椿一起入朝觐见的周王、辽王、秦王、肃王等,却没有得到朱棣如此称赞。

  如果说朱棣这次称赞显得比较平淡,永乐3年(1405),朱椿向朱棣进贡荔枝等,朱棣的称赞就鲜明多了。

  朱棣收到朱椿的礼物后,给朱椿赐书说:“惟贤弟抱明达之资,敦忠孝之义,处事循礼,秉心有诚,稽古博文,好学不倦。”同时期进贡的其他藩王,朱棣没有这样回过信。

  从朱棣的回信中,仔细品读,我们可以得到很多信息。“明达”表明朱椿通晓事理,头脑清醒,能够认清形势;“忠孝”说明朱椿忠心耿耿无二心,朱椿曾在居所写了“忠孝为藩”4个大字以明心迹。

  而朱椿揭发同母弟弟谷王朱橞谋反一事,更是让朱棣吃了一颗“忠心丸”,让朱棣对朱椿彻底放下心来。

  朱橞在靖难之役中,对朱棣帮助巨大,朱棣对他赏赐丰厚,改封到长沙。朱橞为人骄纵,不仅在长沙“夺民田,侵公税,杀无罪人”,而且“招匿亡命,习兵法战阵,造战舰弓弩器械”,在为非作歹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朱橞还给朱椿写信,信中暗示朱椿,关键时候希望当哥哥的助他一臂之力,谋反心迹表露明显。朱椿对朱橞的想法给予回信“切责”,但他念及兄弟之情,没有向朱棣上奏此事。

  永乐14年(1416),朱椿的三儿子崇宁王朱悦燇犯了错误,想到老爸家教严格,怕被惩罚,偷偷地跑到叔叔朱橞那里。

  朱悦燇可能长得比较像建文帝,朱橞准备了那么久的时间,认为时机成熟了。他对外公开声称,当年是他把建文帝放走的,现在建文帝在他府中,他将为建文帝伸张正义!

  此事很快传到了朱椿耳里。朱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赶紧向朱棣上奏,说谷王朱橞要密谋不轨。

  早在朱椿揭发朱橞之前,朱棣已经接到朱橞要谋反的情报,只是为了保全老爸朱元璋一再叮嘱的“亲亲之义”,才没有行动。现在接到朱橞同母哥哥朱椿的奏报,朱棣下定决心,“遣兵取之。”

  如何处理朱橞,朱棣把朱椿和其他藩王召进京城征求意见。包括朱椿在内的诸王和大臣,都要求处死朱橞。朱棣为拉拢宗室,巩固皇位,没有处死朱橞,而是把朱橞和他的两个儿子都废为庶人,朱橞手下官员大多被诛杀。

  朱椿揭发朱橞,让朱棣非常满意,称赞朱椿“此心周公忠存王室之心也”,并给予了朱椿极为丰厚的赏赐。

  在这个事情上,朱椿既与朱棣保持了良好的关系,又获得了朱棣的充分信任。在朱棣的永乐时期,朱椿得到的赏赐“倍诸藩”。

  朱椿的努力,为后世蜀王与朝廷的良好关系打下了坚实基础,也为蜀王继任者指明了生存之道。

  历代蜀王与皇帝关系也融洽

  朱椿之后的历代蜀王,大都遵循朱椿确定的宗藩原则,与时任皇帝保持着高度的忠心。皇帝们对蜀王宗藩也很放心,不断地给予奖励。即使蜀王犯了错,皇帝赐书劝诫,蜀王也马上知错就改。大家关系越处越融洽,良性循环不止。

  第二任蜀王朱友堉在位时,松潘地区发生战事。明宣宗朱瞻基命令朱友堉调发护卫官军到前线做预备部队,朱友堉没有拒绝,而是积极响应。

  明宣宗此举并非是因为缺兵少将,而是意在削减蜀王府的护卫。宣德4年(1429),朱友堉上奏明宣宗,请求把蜀王府应开往松潘的三护卫官军旗校留下来,让他们“修治宫室”,明宣宗同意了。

  第二年,四川总兵陈怀向朝廷反映,蜀王府晚上经常鸣枪放炮“警夜”,不符合规制。明宣宗叫人调查,朱友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主动把三护卫中的中、右两护卫交归朝廷,只留下左护卫保护王府。

  明宣宗对朱友堉此举很满意,嘉奖朱友堉“能省约,从之”。交归朝廷的这两个护卫军,被调到了南京。

  正德帝朱厚照时期,全国各地频发叛乱,国库吃紧。第九代蜀王朱让栩向朝廷捐献2000两银子作为军饷。正德帝下令褒奖朱让栩。

  嘉靖帝朱厚熜时,朱让栩知道嘉靖喜欢修行求长生不老术,进献吉祥物和祝寿文,还进献四川特产的扇子等物品。嘉靖帝很是高兴,不仅回赐白金龙衣,还赐书奖谕朱让栩。

  朱让栩的儿子,第十代蜀王朱承爚知道嘉靖帝喜欢四川产的扇子,又派使臣进献。嘉靖帝乐呵呵地收下,赐予朱承爚200两银子,一件红罗衣。

  万历帝朱翊钧时,第十一代蜀王朱宣圻又捐献1000两银子作为军饷,万历帝下诏褒奖朱宣圻。户部财政紧张,朱宣圻又向户部捐献6000两银子。

  蜀王府殿庭因遭受火灾被毁,时任四川按察使的徐良彦上奏朝廷,请求拨款修复。万历帝下诏批准。

  在《献园睿制集》卷十七杂著篇,收录有朱椿亲拟的两幅《门帖》,最能集中体现蜀王府家法核心思想:“亲藩礼重宾师位,朝野名高孝义家。”“子孙同膳三千指,诗礼传家四百年。”

  由于历代蜀王管治宗室有方,弘治帝朱祐樘把“献王家范为诸宗法”,向其他藩王推广蜀王的治理经验,蜀王贤名更是名扬遐迩。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黄勇

责任编辑:ZB

(原标题:可圈可点!联合国新任秘书长上交“月考”答卷)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网站法律顾问
茂名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727824889 地址: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  网站备案号:粤B2-20040638